02

書法,在土撥鼠還小的時候,每回寒暑假作業裡必定有這一惱人的項目,雖說不是難事,但對土撥鼠而言,寫書法一直得不到滿足,與其說是得不到滿足,不如說是挫折感爬滿身,印象中最早教授土撥鼠書法的老師,是一位留著長長白胡子的老先生,簡稱:「白鬍子」,跟水墨大師「張大千」長得很像,每每看著老師演練筆法後,土撥鼠都覺得好厲害,筆與墨怎麼如此聽話,早熟的土撥鼠感到在茫茫墨海裡,土撥鼠就像是小丑巴奇要跟白鬍子單挑,想也知道會被扁成什麼樣,唉~~所以一直提不起勁學習,都是交差了事,從不主動練習書法,加上國中之後,書法的重要性逐漸被學校忽略,也就沒再拿起毛筆了(畢竟國中每次有書法課,男生的臉及衣服絕對變成黑色迷彩裝,屢試不爽,國文老師的臉也會很不爽,所以取消書法課@@),書法用具在地下室的角落一擱就是數年,直到考大學美術系時,才不得不練習,但書法分數佔總分比例極低,書法滿分才十分,土撥鼠考前一天練練手感,也拿到8分,大考結束後,書法再次從土撥鼠身邊沉寂,真的很久很久沒再碰觸書法,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,土撥鼠會因為在京都寺廟發現「抄經」樂趣後,主動學習書法,看來土撥鼠是真的放下了,不再執念於過去那段被白鬍子海扁的日子。

jack6612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