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撥鼠好久好久沒寫文章了,這些日子埋頭在東方墨香世界,著迷好墨及好硯,尤其在晚上入眠前磨墨寫字或畫草稿,聞著淡淡清香回味小時候學書法的搞笑記憶,真的蠻棒地,土撥鼠不在意字寫得好不好看,倒是對材料的熱情延伸至墨與硯(紙還沒研究,光這兩項已經讓土撥鼠快散盡荷包了)

現今墨條中以「油煙墨」及「松煙墨」為兩大系列,其中純正松煙墨更是難得,因為環保意識抬頭,各國對各自林業多有保護,多已經明令禁止砍伐,所以原料來源幾乎斷炊,例如大陸黃山松煙及日本紀州松煙,其中日本更是把過去用紀州松煙製作的墨條表現,稱為「夢幻之色」,足見松煙墨的可貴之處,所以在店家若看到墨條上寫著黃山松煙,一條賣不到300元,還很大一根,千萬別以為就是純松煙,這是土撥鼠曾經幹過的糗事@@

郁文軒,這家位在大陸安徽,成立時間不長,卻因為只用傳統配方製作,加上父輩都是製作墨模具的老師父,又成功還原製造出過去宋徽宗稱為墨妖的「蘇合墨」而聲名大噪,因為郁文軒的墨條堅持傳統配方,光一條墨條就使用超過20種以上的珍貴中藥及動植物香料,這些成分都是長年經驗所得的配方比例,不但能令磨墨者安神靜心,還可以幫助墨色表現及防蟲蛀,加上售後服務非常好,縱使價格普遍昂貴,還是賣得嚇嚇叫,雖然郁文軒墨條如此完善,但龜毛的土撥鼠還是認為許多可以改善的地方,繼續看下去就知道

 

 

土撥鼠的第一叫是在拿到墨條時,叫一聲:「啊呦,怎麼不是木盒,這麼貴的松煙墨條,居然只用紙盒裝,可惜@@」

 

 

第二叫:「啊呦,有夠小條」

 

 

其實購買時就已經知道這款要價500人民幣的郁文軒純松煙墨條,只有3錢(約十多公克),應該很小,只是親眼看到這麼小的尺寸,還用塑膠紙包裝,跟羊羹沒兩樣,差點笑出來(含著淚光笑出來,我的錢呀

 

 

好貴,好貴的羊羹........不,是松煙墨條。

 

 

東方與西方的藝術材料王者,松煙墨條與青金石顏料,左邊松樹禁止砍伐,右邊青金石開採困難,身價都是500人民幣

 

 

黑壓壓小軍團壓境(其實一手就能掌握)

 

 

上頭打著20165,代表製作時間為2016年5月,說到墨條,對墨色講究的人一定會收集老墨,甚至是古墨,為什麼呢,是這樣子的,墨條製作原理是將碳粉與膠充分混和後添加各家的獨門配方,再加以攪拌及槌打,而膠與碳粉因為攪拌及槌打的關係緊密結合,槌打越多次,膠的粒子分散的越均勻,與碳粉的結合越完美,但剛製作好的墨條,碳粉與膠都還很新鮮,就像剛熱戀的情侶般,處在熱戀期,彼此仍在適應中,隨著時光流逝,經歷風風雨雨,一些膠會因為比重及壓力等原因被擠出到表面形成硬膜,而留下的膠與碳粉則決定互許終身,攜手白頭偕老,時間越久,感情越穩定,兩者結合越加緊密,真是太感人了

所以新製好的墨條裡頭成分其實還不穩定,墨身也比較軟,墨色表現比較強烈,相反老墨成分已經非常穩定,墨色相較會沉穩許多,但因為膠乾燥時間比較長,會比新墨來得硬,研磨時要花點時間才能磨出那熟成的墨色,尤其松煙墨更是如此,其變化更加劇烈化,同一根松煙墨條放個幾年,前後表現會有戲劇化的改變,還以為是不同的墨條,真神奇。

 

 

還是一句話,價值500人民幣的松煙墨條,如此包裝,無論如何都不覺得是精品。

這5條是郁文軒名為「大卷松煙」的純松煙墨,取自大陸海拔900公尺高的松樹(大陸因為禁止砍伐,所以郁文軒與大陸林場合作,購得自然腐朽或自然力造成毀損的松樹材料,還得存放數年才能使用),這麼難取得,怪不得如此昂貴,但強烈建議包裝真的可以好好改進。

 

 

乖,快穿好塑膠衣回妳的紙盒休息@#%$%&%^

 

 

您看看,不是土撥鼠喜歡日本墨,實在是人家對自家墨條多照顧啊,不但用木盒保護,還用紙張包好,並且將該墨條的資訊仔仔細細地標示出來,而郁文軒的純松煙墨,明明品質絕佳,但受到的照顧遠遠不及日本墨條,真的會讓人以為是墨條拼羊羹,真是殘念

 

 

土撥鼠:咪咪過來,給妳聞一下,好東西喔!

 

 

喵的嘞,好香好香,別動,給我聞......嗅嗅嗅嗅

從圖中可以看到咪咪聞得多激動,連指甲都伸出來,而且下一秒已經在墨條上畫出一道抓痕及一些口水,此時土撥鼠哀痛地叫出第三聲:「不要啊

 

ps:土撥鼠從書籍得知古代墨條本身除了寫字畫畫外,還可當藥物使用,因為成分純天然,過去出外可以應急使用,記得小時候看過電視有位老先生每次寫完書法後,會將剩餘墨汁遞給旁邊的飼養的小猴子,小猴子會將剩墨舔得一乾二淨,印象深刻,與現今想不開拿來灌死自己的墨汁是不同地

純正松煙墨條不但能用能吃,實是出門在外隨身必備的良藥,但就是不能防貓,家中兩隻女兒好愛墨條,尤其愛啃松煙墨條,不知為什麼,莫非土撥鼠收集的松煙墨條裏頭有加貓草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ck6612g 的頭像
jack6612g

土撥鼠俱樂部

jack6612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昆布
  • 這種手筆只有土撥鼠敗得下去
    不過就我對墨的了解
    這麼年輕的墨我不會拿來用,頂多買來放或保值
    我也算松煙的愛用者
    等你打算磨來試寫,我們再來分享切磋

    另外,給你小小建議
    千萬不要太好的端硯去磨,不然你會哭的
  • 來不及了,昆布兄,已經拿老坑來試磨了@@
    還好沒沙子,平安度過,郁文軒的品質真不錯,這大卷松煙的墨色,在淡色時真美,有種枯木山水的寂靜感,先做一張色票,再放個幾年看看會變得如何~~

    jack6612g 於 2016/12/29 23:43 回覆

  • 昆布
  • 那就好險
    也許貴是貴在除了松煙品質之外
    多了篩沙工序吧
    否則以過去經驗,歙硯是松煙的首選
    好的端硯還是乖乖磨油煙就好
  • 所以土撥鼠不能說又添購了一方歙硯對吧~~啊,我說了@@

    jack6612g 於 2016/12/31 08:52 回覆

  • lermis
  • 新年快樂啊~土撥鼠大大!
    對於您新的愛好~~實在叫我卻步阿!
    記得以前寫書法...真是一個難堪的畫面~~
    哈哈~~! 還未畫過國畫.
    以前讀書的時候一堆同學去學國畫.
    只有我偏愛西畫~~都在練水彩!
    搞到現在都知道該怎麼畫國畫了!
    印象中~~當時的好賓水彩顏料都是用來畫國畫~
  • 新年新氣象,土撥鼠目前只處在享受磨墨的墨香世界,然後看著磨出來的墨液傷腦筋,要怎麼用哩?????

    jack6612g 於 2017/01/01 23:15 回覆

  • lermis
  • 搞到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畫國畫了@@~
    少一個字QQ
    以前跟我一起練水彩的只有七、八個.
    其他幾乎都在練國畫
    因為那個時候老師說~~ 西方人不懂國畫
    去考試的話他們會覺得你很厲害 哈哈~~
    那個時候很多人跑去外國留學.(我們班)
  • 那國外教授會不會說你的國畫比我厲害,我沒法教你,你還是回國吧................哈哈,玩笑話。

    jack6612g 於 2017/01/01 23:17 回覆

  • 陳佑衍
  • 貓啃下去嗎不知味道好不好吃@@
  • 好問題,待會問問她們品嘗心得@@

    jack6612g 於 2017/01/06 23:09 回覆

  • 昆布
  • 松煙磨出來的墨汁,我通常拿來寫小楷
    寫在半熟書畫紙上,會帶一種沉穩冷逸的感覺

    當然了...我也有老師是純粹在"享受"磨墨
    磨完之後可能放鬆身心想睡覺
    就把墨汁倒了洗硯去
  • 土撥鼠也是耶,磨著墨,感受墨與硯緊密磨和後入眠~~

    jack6612g 於 2017/01/10 11:53 回覆

  • 昆布
  • 哈哈哈,真有感觸
    沒想到我"越界"到西畫領域
    沒想到會碰到一尾鼠也"越界"到我們書畫領域來

    我有時候用廣顏或王樣加正德或馬可威水彩筆
    也不是要畫什麼曠世鉅作
    只是純享受塗鴉
  • 創作不外如是,自怡既是王道。

    jack6612g 於 2017/01/10 11:54 回覆

  • 林子軒
  • 可能是因為有麝香的關係,貓才特別愛聞,之前我家的貓才叼著陳嘉德的古松走來走去
  • 哈哈哈,下次換其他松煙墨給她們試試@@

    jack6612g 於 2017/08/29 16:25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