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為材料控的土撥鼠,就算在硯墨世界裡還是材料控,為了體會傳說中有硯王威名的「老坑」,那真是有說不完的故事,除先前幾方小老坑,更想知道大老坑的威力,耗費大量小朋友,更多是被土撥鼠打擾的眾親友們,好不容易才將這兩方日本回流的大老坑帶回台灣,真是大感激

 

 

硯王「老坑」屬於端硯,來自廣東肇慶市,好的老坑因為石質實在太好,非常非常適合研墨,千百年來深受文人喜愛,另外還有江西出產的歙硯,但那又是另一專業領域。
端硯乾燥時與加水濕潤時,美感差很多,而且許多美麗石紋因為水的關係才會體現,非常有趣。

 

 

在日本與幾位大陸端硯老師研究左邊這方擁有美麗石紋「冰紋及天青」的大老坑時,發現正面石質很好,沒想到背面石質更好,所以土撥鼠請日本師父幫忙打磨背面,這樣正面及背面都可以用,成為雙面硯,符合貪心的土撥鼠個性

而右邊這方老坑硯板則是先前日本冨美堂購得的水歸洞老坑,土撥鼠用泥砥石打磨,所以看起來粉粉地!

 

 

土撥鼠喜歡磨墨前先用水濕潤硯台,像是告訴她們準備一下,要工作了。

 

 

現今好墨條居然比硯台還難尋,這根80年代的上海墨廠銘墨「大好山水」就是一例,要確認一方硯台的好壞,許多老師建議用101上海墨廠的硬墨(以下簡稱上墨)測試,,尤其能用到70年代的101上墨測試更好,不外乎那時的上墨品質極佳,但價格高得嚇人,而且假貨多,非常難遇到70年代的上墨,這根80年代的上墨要不是從中國那有墨痴之稱的「老四」獲得,土撥鼠還不知道該到哪買呢?

 

 

一開始磨墨的水不用多,幾滴乾淨的水就好,等磨到濃稠時再添加幾滴水,這樣不但能充分讓墨條與水結合,墨條也不會因為泡水太久,產生龜裂。

 

 

客官您看看~~~一下子就濃稠如膏,真的是一下子

 

 

兩方老坑在研磨時土撥鼠都不敢用力,也無須用力,一方面是怕墨條磨傷細嫩的老坑,一方面是輕輕磨就能感覺到奇妙磨感,像是硯台不想讓墨條離開,所謂的「硯墨相吸」好神奇喔

 

 

用好硯磨好墨真的是會很開心,磨著磨著,土撥鼠就笑了

 

PS:

在台灣大多數朋友多用墨汁,一聽到土撥鼠耗費大量金錢購買硯台及墨條,都覺得很驚訝,在他們理解裡,硯台及磨條都是一般書局裡賣的那種,尤其墨條用力折,還會彎曲,快跟橡膠條一樣,更多訝異是怎麼還有人在磨墨,土撥鼠理解,因為過去的慘痛學書法的經驗,磨墨真是苦差事,加上遇到的學校老師,多不認為將精力及金錢花在材料上,所以墨汁是首選,而學生學水墨主要是以作業及比賽為主,用著黏稠墨汁應付作業及比賽,一點都無法讓土撥鼠開心,還覺得煩心,相信也是許多人的經歷,真是說多了都是淚

沒想到十多年後,土撥鼠自己跳進水墨材料界,因為在京都抄經經歷,見識到水墨材料真正的樣貌,還有磨墨背後「慢工」及「態度」帶給土撥鼠的影響,在硯墨相吸的美妙磨感中,土撥鼠改變急躁態度,享受慢慢磨墨所帶來的靜心,看著老墨條在研磨過程釋放出深沈內斂的黑色液體,期待它們待會在紙上展現的歲月魅力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ck6612g 的頭像
jack6612g

土撥鼠俱樂部

jack6612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ooo
  • 求那篇文的後半 QQ
  • 哪篇文?

    jack6612g 於 2017/09/06 08:52 回覆

  • Ooo
  • 土撥鼠之前說要寫完
    克服gesso跟油畫結合性
    以及用樹脂在木板上打底的方法~
  • 土撥數本來想再測試一段時間,再多試用幾次才寫出心得,先告訴你,土撥數是這麼作:
    1、在畫布或木板上膠(兔皮膠或Golden無酸樹脂)
    2、塗上Gesso(土撥鼠喜歡加水稀釋,塗枺4次,不將布紋全部蓋住,會留些布紋痕跡)
    3、使用Winsor Newton的Oil Primer(就是這個醇酸樹脂打底劑,薄塗兩次)
    4、完成
    牛頓的Oil Primer是醇酸樹脂,與Liquin一樣成分,雖是油性,但有乾燥方式類似樹脂,薄塗一兩天就乾燥,能與油畫顏料結合,很不錯的產品!

    jack6612g 於 2017/09/16 10:54 回覆

  • Ooo
  • 不好意思 手機版怪怪的
    不小心留了兩次言
  • 別介意,土撥鼠常常會重複好幾次的故事,都會被土撥鼠夫人糾正@@

    jack6612g 於 2017/09/16 10:55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土撥鼠你好,今天聽到你細數硯與墨的種種,充滿真正的熱愛。我只會用吴竹墨汁寫字,想來我對寫字這件事還不夠投入。今天真暢快,看到賴老師寫字和吟詩以及土撥鼠分享你對硯墨的愛與心得。
  • 您太過獎了,土撥鼠常在那邊出現與朋友玩硯墨,非常歡迎喔~~

    jack6612g 於 2017/09/16 23:4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