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撥鼠本業是一位油畫工作者,並以幻想寫實的方式創作,「幻想」對土撥鼠很容易,因為常常想躺在雲朵上,作月亮浴,而「寫實」就辛苦了,為了要呈現話中角色細節,需耗費大量時間收集圖片、篩選、拆解、重組、再拆解、再重組.......,然後運用本身所有感官與能力,在畫布上進行一場從無到有的辛苦刻劃過程,,通常第一筆畫上去,土撥鼠就有想撞牆的衝動,唉.....說多了都是淚。

所以旅行對土撥鼠極為重要,沒將自身投入到另一個陌生領域,「熟悉」就會附身上來,讓土撥鼠的創意消失,也因為旅行,意外在京都體會抄經的水墨樂趣,卻也發現硯墨優劣差異的區別,所以開始一連串研究東方「硯墨」。

這方冰紋老坑小圓硯與一位老師的贈墨,就是土撥鼠目前在辛苦繪畫之餘,偷得一個放鬆時刻的良伴。

 

 

老坑是目前已知的硯石中,最好用的一種石材,而圓硯是所有硯台樣式中,除最經典的方硯外,最好用的就是圓型硯,故有方圓為貴的美譽,但方硯與圓硯也是最浪費石材的兩種硯,加上優良老坑石材實在稀少,現今沒多少人願意把老坑切成方圓硯,多浪費呀。

 

 

老坑那無與倫比的絲綢磨感,與這塊對岸屯胡墨廠的殘墨,配在一起,真是不得了的舒服,土撥鼠最近感到累的時候,就會磨一下放鬆心情。

這塊殘墨是大陸屯胡墨廠,當時仍是國營企業時的最後一位廠長_金東紅先生所作(研發出傳奇的93超細唐墨的人),據說是金廠長意外在倉庫發現一批過去為日本人特別燒製的煙粉,如獲至寶,立即用最好的材料與配方製作了這批寶墨,可說是屯胡墨廠變成民營前最後製作的墨了,當土撥鼠用老坑一磨,當下就知道這塊墨不得了,與老坑之間硯墨相吸的配合,那墨色更是清透如嵐,雖只是小殘墨,足以讓土撥鼠感受好墨的魅力,真棒。

 

 

土撥鼠墨有時也會訝異自己居然會接觸水墨,過去習畫時,對水墨真是敬而遠之,寧可聞松節油味,也不想聞墨汁味,沒想到現在....,人生真是有太多不可預期的事

 

 

一方老坑圓硯,一塊小殘墨,磨著磨著,土撥鼠笑了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ck6612g 的頭像
jack6612g

土撥鼠俱樂部

jack6612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昆布
  • 人家說書法和水墨是上了年紀才懂的藝術
    就好像散文一樣,有點人生歷練才懂得品味
    也許你當年年輕氣盛,喜歡油畫是正常的
    現在單純的品味墨與硯的交融(溶)也是人生一大快事
  • 所以是年紀大了@@...............不要啊!!!

    jack6612g 於 2017/11/17 22:05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