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呼萬喚不出來,猶抱酸枝半遮面。
刮痕屢屢因松煙,撫摸啜泣三兩聲。
皺眉信手輕撫摸,說盡磨墨悲慘事。
凄凄不似向前聲,滿座重聞皆掩泣。
座中泣下誰最多?墨海迷路土撥鼠。

好詩,好詩,好慘的詩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ck6612g 的頭像
jack6612g

土撥鼠俱樂部

jack6612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